京津冀 – 马兰的歌声,如此嘹亮——太行深处的音乐节京津冀 – 马兰的歌声,如此嘹亮——太行深处的音乐节

京津冀 – 马兰的歌声,如此嘹亮——太行深处的音乐节京津冀 – 马兰的歌声,如此嘹亮——太行深处的音乐节

京津冀 | 马兰的歌声,如此嘹亮——太行深处的音乐节
太行山深处,暑期的阜平职业教育学校格外宁静。然而,8月初的这个周末,一场别开生面的音乐会却使宁静的校园陷入沸腾。马兰儿童音乐节由邓拓之女邓小岚在2013年发起。今年,连绵的阴雨使原计划在深山中的马兰村举办的音乐节移师室内,第四届的马兰儿童音乐节从一开始就注定与众不同。音乐节的主题是“歌声与未来”。76岁的邓小岚已经在阜平马兰村义务支教15年,谈到举办音乐节的初衷,她说:“一说音乐节,都是大人的多,我就希望能有一个孩子们自己的音乐节。孩子是我们的未来,歌声给孩子带来快乐和希望,让他们在阳光中成长。”15年来,邓小岚每年往返北京和马兰村十几趟,在大山里培养了200多个学音乐、爱音乐的孩子。“马兰的歌声”被无数媒体关注,还被拍成了纪录片。演出开始,邓小岚登台指挥、领唱,与自己教出来的大孩子、小孩子们合唱《团结就是力量》。她说,这首传唱至今的经典群众歌曲,就是在邓拓带领的《晋察冀日报》上首次发表的。“让我们再次团结在一起,聚起我们伟大的力量,建设我们的新中国!”老人铿锵有力地说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邓小岚常常念起的诗句。音乐节总导演王天晓在邓小岚来到马兰村不久就与她相识,他说,小岚老师心里有爱,爱这个地方,爱孩子。作为第一位执导马兰儿童音乐节的专业导演,他希望给音乐节带来更丰富的节目,更专业的现场演出,让“音乐节”真正地名副其实起来。于是,20多支专业的成人和青少年乐队,第一次“空降”阜平——三岁起就练起吉他的周昭妍个头儿还没有麦克风高,却用一曲嘹亮的《我是一只小小鸟》惊艳全场;中科院博导、“摇滚科学家”陈涌海的《将进酒》,酣畅演绎了传统文化的快意和潇洒;保定的贝壳乐队虽然演唱稍显稚嫩,依然用独特的设计重现了经典的《无地自容》。第四届马兰儿童音乐节演出的最高潮由阿蓓舞团带来,这是一个已有11年历史、由不同肤色成员组成的极为专业的表演团体。阿蓓舞团凭借精湛的舞技和极强的感染力将音乐节的气氛燃至顶点,几十名在校的阜平职校学生更涌向台前,与喀麦隆舞蹈家西蒙一同起舞。致力呈现多元文化的阿蓓舞团近年聚焦舞蹈教育普及,联合创立人蒋可钰表示,他们很高兴能把全世界的不同艺术形式浓缩展示给阜平的孩子。即便这场筹备了半年之久的演出还有一些不完美之处,但专业的表演团体、震撼的现场效果、观众热烈的反响,都已为大山中的马兰儿童音乐节增色不少。这样一场演出能够在阜平举办,本身已是巨大的成功。音乐节策划人小乔在2013年偶然与马兰村结缘后,已连续三次担纲音乐节的总策划。是什么让她把时间和精力投入在阜平,投入马兰村?小乔说,不只是她,邓小岚老师十几年持续不断的付出,触动了他们所有人。“从北京到阜平,邓老师往来奔波,其实她非但不觉得辛苦,还很快乐。我们也一样。”今年的马兰儿童音乐节不仅有了更专业的演出,还加入了《晋察冀日报》小记者、科普、手工制作等丰富的活动,更具节日气氛。革命老区阜平曾是晋察冀边区首府,也是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考察扶贫开发工作的第一站。每年把一半时间放在马兰村,邓小岚亲眼见证了阜平在脱贫攻坚历程中发生的巨大变化。“这些年马兰村因为美丽乡村建设变化很大,阜平也变化很大,原来有些破败的县城现在看着就像公园一样。”她说,2017年的音乐节原计划在村里办,后来也挪了地方,就是因为变化中的马兰村那时“就像一座工地”。未来有何打算?邓小岚告诉记者,自己的身体状况还不错,只要能教,她还要继续来马兰。帮她的朋友也越来越多了。她相信多跟孩子接触,自己的状态也会更好。采访在会场外进行,双手记录着老人的深情讲述,会场内的音符不时飘入耳中……在这一刻,巍巍太行脚下,马兰的歌声,如此嘹亮。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