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青岛最大梭蟹-牧场-!想不到,梭子蟹是这么养大的… 探秘青岛最大梭蟹-牧场-!想不到,梭子蟹是这么养大的…

探秘青岛最大梭蟹-牧场-!想不到,梭子蟹是这么养大的… 探秘青岛最大梭蟹-牧场-!想不到,梭子蟹是这么养大的…

探秘青岛最大梭蟹”牧场”!想不到,梭子蟹是这么养大的…
占地500多亩百亩利润30到50万元西海岸新区大约三分之一的养殖梭子蟹出产于此俯拍大场镇大营村西南端的梭子蟹养殖区中秋节临近,西海岸新区大场镇蟹农逐渐迎来了梭子蟹收获的季节。近日,记者两次来到大场镇大营村西南端分割如镜的蟹田,一探蟹农们的辛劳与收获。农历七月十五,清晨5时,黄家塘湾大潮如约而至,沿甜水河河道逆流而上,向北直扑十余里方才停息。这场景,58岁的蟹农赵玉修久候多时。三台抽水泵一起开启,新鲜海水再次涌进使用多年的百米沟渠,激起翻腾的白浪,像一条生机勃勃的白龙一样,奔流注入西海岸距离黄海最远的百亩蟹田。每月俩大潮,换水好时机步行300米,如耕地般分割成块的蟹田水面平静。浅水处充氧管的阴影下,一只掌心大小的公蟹正挥动蟹钳,将昨天遗漏的蚬子偷偷往嘴里“猛扒”,咀嚼良久后,突然吹泡泡般吐出一堆米粒状蚬壳,蚬肉吃得一干二净。“俺这一块蟹田水域有40亩,每个蟹田都是立体养殖,斑马虾、梭子蟹、蛤蜊都有。”常年劳作在蟹田上,赵玉修身材健壮,皮肤黝黑,说话嗓门很大,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梭子蟹喜欢干净清洁的水质,低部的蛤蜊可以滤食,有净化水体的作用。斑马虾好钻沙,喜欢中下层浑浊度中等的水体。”对于自家虾兵蟹将的习性,赵玉修了若指掌,介绍起来头头是道。距离甜水河入海口十多里远,每月两次的大潮便是蟹田换水的最好时机。“潮水一般顺着甜水河涨到蟹田外围,这时候我们得把早就安装在外围的抽水泵打开换水,这样的情景每月有两次,每次大概持续4天。”赵玉修告诉记者,换水期间,新鲜海水会一直缓缓注入蟹田,以便让虾蟹更好的适应水质变化,开开心心地攫取水里的营养。昔日烧盐滩,如今丰收池

赵玉修架船在蟹池巡查

8月22日,记者再次探访养殖基地,见到的又是一番别样景象。赵玉修告诉记者,这片位于大场镇大营村西南的梭子蟹养殖区面积共500多亩。“70年代前,这里一直用来晒盐,被当地人叫做烧盐滩。”赵玉修说,70年代初期,烧盐滩改成稻田,但因为土地贫瘠,种下的稻子几乎没有产量。“1985年,村里决定改变经营思路,组织人员在这里挖了120多亩水塘,俺就在这里养起了罗非鱼、鲤鱼这些淡水鱼,靠着旁边丰产河跟机井的淡水补给,但效益也不好。”65岁的养殖户赵平远告诉记者,2000年前后,这里再次改变经营思路,才改成了海水养殖区,进行海虾和梭子蟹的养殖,逐渐发展到如今的面积。“秋风起,蟹脚痒。”伴随着秋季到来,梭子蟹们进入了今年的收获季。站在蟹田边,赵玉修和帮手一起拉起清晨下好的捕蟹网。伴随着长达80米的片状网被慢慢牵引出水面,梭子蟹便如同果实般挨挨挤挤挂在网孔间。赵玉修撒网捕捞虾蟹,查看它们的长势一人拉网一人取蟹,不一会儿,赵玉修脚下的圆筐中便装满了螃蟹。“平时我们就用这种一次性的挂网捕蟹,把网提前下到水里,第二天往上拉,很多蟹子会挂在网上被拉上来。有时候需要查看蟹子、虾的生长情况,我们就直接开着小船用旋网捕捉,用这种方式可以将蟹子和虾子一起捞上来,而且量不会太大,便于观察,还避免使太多虾蟹受影响。”赵玉修对记者说。“眼下螃蟹单个大概在3两多重,许多正在蜕壳,说明整体又开始长大了一些,中秋节长到4两多没问题。”富有经验的赵玉修小心将蜕壳蟹取下,连同母蟹一起放回水中。“中秋节前收获量不大,只卖一小部分公蟹,母蟹还没到时候,因为北方温度偏低,蟹苗撒的晚,里面的蟹黄还没长出来呢。”赵玉修神秘一笑,接着介绍:有时候为了卖个好价钱,他们会把母蟹一直留着,天冷了就转移到大棚内,等春节前后再出手,一般一斤能卖到七八十元以上。当然了,这样养殖时间拉长,成本也大大增高,万一遇到行情不好,就亏了,因此储存蟹子就跟窖藏大白菜一样,也有风险。巡检加喂食,日均9小时收成虽好,却也来自于长久的精心呵护。宽广的蟹田水面,四周及中央都密布充氧管道,结实的水泥田坎被蟹农双脚行走摩擦的光滑明亮。赵玉修将用挂网挂住的蟹子摘下来,其中的母蟹子再扔到水里“海边的养殖业,养啥都不简单。”赵玉修说道,平日里,他每天凌晨4点就要起床,沿着一百多亩的蟹田巡查。”眼下季节,凌晨时段是池水含氧量低谷,需要每隔一小时巡查一遍,如果发现问题就要赶紧开启供氧设备保证存活。“三伏天,有时候一晚上都不能睡,一旦睡大了,赶上天太热,供氧不及时,蟹子大片的死,那场景太让人心疼了。”赵玉修说。忙完这套行程,便到了早上7时许,上午,赵玉修会处理其他相关事务,到下午3点,便要进行又一项“规定动作”——备料喂食。“梭子蟹的食物我准备了6种,米粒大小的蚬子,一种叫做油皮赖的贝类,我们叫海虹的紫贻贝,杂鱼、蛤蜊还有大虾头,所有这些食物综合起来,成本在1.5元一斤,螃蟹吃了育肥快还健康,那些现成的饲料,我们是不喂的。”赵玉修说,现在螃蟹长大了,许多食物都可以直接投喂,只有海虹需要破壳冲洗,然后机器粉碎再投喂,因为它体内杂质较多,会影响水质。“杂鱼现在都是冰盘,需要用铡刀切成3公分左右的小段再喂。”赵玉修说。用来喂蟹子的杂鱼储存在冷库里750斤鱼,1000斤贝类,从下午3点开始加工食料,到傍晚6点才能准备完毕,开船下水用铁锨扬撒投喂。“接近2000斤食物,得近3小时才能喂完。”为了保证立体养殖的每种生物都能均衡获取食物,蟹农还需要每天对设置的“查料点”进行特殊投喂和观察。“刚开始,养小蟹苗的时候,小绿豆粒那么大的梭子蟹,喂养起来就像小宝宝,稍微不上心就会死掉很多。”赵玉修说:“养这些小家伙,得把鱼煮烂了,一条一条切成细丝,再进行投喂,不比照顾小孩容易。”长到2两重的梭子蟹,便能夹碎蛤蜊壳吃肉,此时喂养才开始相对“减负”。“一天喂一顿,保证全吃饱。”赵玉修笑道,“开海之后就简单了,可以给它们鲜鱼吃。”扯电加改底,养蟹不容易说起梭子蟹蟹苗,赵玉修的思绪回到了一年前。“梭子蟹苗咱们蟹农自己是没法培育的,因为它们对水温、水质等方面的要求更高,得去本地的蟹苗场购买。”他笑着告诉记者,“记得我最早去买蟹苗的时候,还吃了一惊,怎么把这些一团一团的小家伙丢进稻糠里面了。”挂在网上的蟹子显得非常有生命力原来,梭子蟹有个习性,出生还是蟹苗的时候就天然存在。“他们虽然很小,但抱在一团成一个‘螃蟹球’的时候,还是会用蟹钳互相推夹,打架,这是它们的天性。”赵玉修说,为了避免因为打架而造成蟹苗死亡,蟹农们绞尽脑汁,不断实验,最后想出了好办法。“把它们往稻糠里一丢,然后颠一颠,让‘螃蟹球’散开,这样它们就被稻糠隔离开了,只能用蟹钳夹稻糠,再充氧封闭,加冰降温,这样带回来后,蟹苗存活率会大大增加。”仅仅是运苗就如此不易,养殖螃蟹的辛苦还不仅如此。“这地方就是荒郊野外,离居民区挺远,为了让蟹田有更好的设备保障,我从老远的地方自费扯上了一千多米的电缆,光这些就花费了50余万元。”赵玉修说道,不仅如此,养蟹并非一次性投入便可,日常对于蟹田水质的打理更是劳心费神。赵玉修告诉记者,蟹田中立体饲养了许多海产品,但这些生物都需吃喝拉撒。吃好解决,就是按时喂养,但是粪便对水体的污染,只靠潮汐换水还不够。因此,蟹农们还要在投苗前为蟹田进行净水、改底工作。“净水就是用漂白粉,按照1米深的水体计算,每10亩水面用50斤,漂白粉将水体净化后会沉底,这时候再进行改底工作。”赵玉修说,改底便是用白灰块进行“灼烧。”“还是1米深的水体,每4亩地要投入80斤白灰块,开着船,尽可能全面扬撒,保证覆盖整个水体。”赵玉修告诉记者,白灰块遇水产生高温,对水体进行净化的同时沉底,在水池底部进行灼烧净化。冬天清理池塘时,还要再用推土机将池底杂物全部清理干净才能继续养殖。对于蟹农们来说,使用这些净化材料,相对于一些药物更加安全环保,尽管更加繁琐辛劳,但也能让自己更安心踏实,对得起良心。优势更独特,螃蟹不愁卖赵玉修在摘一只蟹子距离开海还有一周时间,丰产的养殖梭子蟹如何跟海捕蟹竞争市场?蟹农们似乎并不担心。“养殖梭子蟹虽然跟海捕蟹上市时间冲突,但也有自己的优势,不需要运往外地,在本地市场就能完全消化。”赵玉修说道,“养殖蟹相对海捕蟹,有了人为的干预控制,在整体肥度上略胜一筹。海捕蟹因为常年野生,并不能每天充分进食,肥度自然参差不齐。”除了肥瘦程度,运输、储存环节不同带来的口感差距则更为关键。“我们的养殖蟹本地消化,蟹农直接面对商贩,梭子蟹从蟹田到市场没有其他环节,卖多少出多少,保证了新鲜,口感自然鲜甜。”赵玉修分析道,“海捕蟹则有两种情况,南方螃蟹需要长时间运输,通过加冰、加盐等方式保证生存,影响口感;本地蟹则因无法控制捕捞数量导致需要保存,同样为了保活而影响口感。刚捞上来的海捕蟹很好吃,但一经运输储存,就不可控了。”在蟹农们的精打细算下,蟹田的梭子蟹,从进入秋天开始,售卖期可以持续到来年“五一”。“中秋节前收获公蟹一直售卖,母蟹继续喂养。霜降到小雪节气这段时间,将母蟹从露天转移至温室大棚,这时母蟹已经不能蜕壳继续生长了,只是增温保活。到明年元旦开始售卖,一直卖到‘五一’。”赵玉修说,这样既能保证卖出好价钱,又符合梭子蟹的生长规律。“公蟹这时节肉质最鲜甜,而母蟹到售卖时蟹黄最肥厚。到了‘五一’之后,蟹黄就会在蟹脐形成卵,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拉花’,那时候母蟹就不好吃了。”有了独有的优势和经年验证的销售思路,蟹农们的养殖梭子蟹往往供不应求。“今年预计产量一万多斤,能带来30到50万元的利润。”赵玉修笑道。说话间,早已预定的十几吨虾头到货。赵玉修推起小车开始独自卸货,老而弥坚的臂膀力量十足,擎起的是蟹农们的朴实的向往。梭子蟹养殖,主要在两地青岛市养殖梭子蟹主要分布在哪里?整体产量如何?8月22日,记者就此采访了市海洋发展局财务处王处长,据他介绍,青岛市梭子蟹养殖具有一定规模,但对于养殖面积和产量的具体数字,因为变化较大,目前并没有十分准确的统计。“目前,我市梭子蟹养殖面积比较大的地方是即墨跟西海岸新区,其中,即墨养殖螃蟹主要分布在丰城、田横两地。其他像崂山、城阳、胶州也有养殖梭子蟹的,但规模相对小一点。”王处长告诉记者。8月22日上午,西海岸新区海洋发展局相关技术人员介绍,因为近年来实施蓝湾整治,新区梭子蟹养殖面积较以往有所减少,目前养殖比较集中的区域是红石崖、王台海域跟大场、泊里海域,这两处海域的梭子蟹养殖总面积大约1500亩,因总体产量并不很大,西海岸出产的梭子蟹基本都在当地消化掉了。如何选好蟹,老蟹农教你许多市民喜食梭子蟹,却总学不会如何挑选,为此记者请经验丰富的蟹农支招,介绍选择梭子蟹的小技巧。赵玉修告诉记者,选蟹首先要看颜色。颜色很“嫩”,较为透明的则瘦而无肉。颜色如牙膏般白亮,稍稍泛黄,则肥度较好。其次试软硬,蟹壳软塌则劣,硬则优。将梭子蟹肚皮朝上反过来,蟹壳两侧尖角处紧实,可以看到暗红色,且填充较满,则说明蟹黄肥满。此外,公蟹蟹钳细长,母蟹粗短。其他足部按捏紧实则肥度高。赵玉修还向记者透露了鉴别“病蟹”的绝招。梭子蟹普遍会有两种病——“牙膏病”和“瘦病”。牙膏病会导致蟹肉发黏发“面”,淡而无味;瘦病顾名思义会导致螃蟹瘦若空壳。将梭子蟹正面朝上,捏起最后的摆足下压,观察足与蟹身的连接处薄膜,薄膜有一个黄色小点为正常,若全部发黄则患牙膏病,若薄膜塌陷且皱纹多则患瘦病。此外,生命力不旺盛的梭子蟹不建议购买。最近,你吃螃蟹了吗?早报记者 赵玉勋 通讯员 李亮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