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八月 2019

曼联今夏不愿放博格巴离队 除非收到1.6亿镑报价曼联今夏不愿放博格巴离队 除非收到1.6亿镑报价

曼联今夏不愿放博格巴离队 除非收到1.6亿镑报价
中新网8月14日电 14日,据英国媒体《每日电讯报》报道,曼联已经做出决定,不愿意在今夏放博格巴离队。报道截图报道截图  报道称,曼联今夏并不准备放走博格巴。一方面,索尔斯克亚将博格巴视为新赛季的关键一员,并对这位法国国脚季前备战的态度和表现提出了表扬,索帅相信博格巴新赛季会专注于曼联。另一方面,英超的转会窗已经关闭,曼联已无法签入替代者,而且曼联今夏并没有补充中场中路球员。  但如果能收到1.6亿英镑的报价,曼联也会考虑放走这位法国国脚。此前,皇马曾报价2800万英镑+J罗求购博格巴,被曼联直接回绝。由于皇马今夏已耗资2.7亿英镑引援,他们目前很难筹集足够的资金收购博格巴。博格巴(红)在比赛中射门。(资料图)博格巴(红)在比赛中射门。(资料图)  博格巴当前的合同还有两年到期,曼联是否会开启与博格巴的续约谈判还是个未知数。目前,没有任何球队的报价接近曼联对博格巴的标价,这种情况在未来两周预计不会有什么变化。而即使有变化,曼联也不打算让博格巴离开。  在英超首轮赛后采访中,博格巴并没有对未来给予明确的答复,由于西甲等联赛夏窗关闭时间比英超晚,在剩下的近20天时间里,存在发生变数的可能性。

世界冠军走进彭阳:体育精神助力脱贫扶贫世界冠军走进彭阳:体育精神助力脱贫扶贫

世界冠军走进彭阳:体育精神助力脱贫扶贫
羽毛球世界冠军唐九红在指导当地民众练习羽毛球。 邢翀 摄中新网宁夏彭阳8月16日电 题:世界冠军走进彭阳:体育精神助力脱贫扶贫作者 邢翀“在场上控制平衡的能力很重要,当你的重心很被动时,不适合杀球,而要保持重心位置,尽快回位……”在崭新的彭阳县体育中心,羽毛球世界冠军唐九红在向当地的小球员和羽毛球爱好者讲解场上技术。乒乓球世界冠军乔红指导当地青少年。 邢翀 摄彭阳县位于宁南地区边缘、六盘山东麓、黄土高原中部丘陵沟壑区,曾经因生态环境恶劣、自然灾害频发、基础设施落后成为六盘山连片脱困地区的国家级重点贫困县。此次来到彭阳县,唐九红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副秘书长。据唐九红介绍,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下设有冠军运动员基金,目的就在于倡导和普及全民健身,通过冠军运动员的明星效应,让更多民众特别是青少年养成锻炼习惯,在强身健体的同时享受体育的快乐并传承体育精神,树立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为改善教育基础设施,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为彭阳县贫困村小学援建小型足球场,向贫困村小学捐赠电脑、图书和篮球、足球、球衣等体育设施器材。当世界冠军走进曾经的贫困县,唐九红说这多了不一样的意义。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杭元祥和唐九红、乔红等世界冠军走访当地贫困家庭。 邢翀 摄“体育运动和脱贫扶贫都需要一种精神,那就是通过奋斗来争取幸福,世界冠军在职业生涯中通过拼搏不断克服困难、挑战极限,最终实现梦想,这和脱贫扶贫有着共通之处。”唐九红说。跟随冠军运动员基金来到彭阳县的还有篮球冠军郑海霞、游泳冠军钱红、乒乓球冠军乔红、武术冠军柴云龙、田径冠军孙长亭。当他们走向体育中心时,现场涌入了近千人。一位家长对记者说,为一睹冠军风采,他特地带着两个孩子提前一个多小时来到现场。“很少有机会能见到世界冠军,想让孩子向冠军们学习学习,特别是学习那种精神。”来到彭阳,曾经夺得武术世锦赛太极拳冠军的柴云龙是颇受欢迎的一个,不仅一群小朋友围着他转,他还笑言自己收获了一众“大妈粉”。在体育场上,他现场指导当地民众打起太极,这一节“指导课”足足上了一个半小时。世界冠军向当地青少年捐赠书品。 邢翀 摄“太极拳是东方传统文化的代表,是一项有益于身心健康的运动,但很多基层民众缺乏正确权威的引导。”柴云龙曾跟随冠军基金参与过多次公益扶贫活动,他说脱贫后更应该对老百姓精神生活进行引领。“我希望能够更多走进基层社区和农村,传达太极拳理念,发挥自己的作用。”在脱贫攻坚的过程中,彭阳县在体育领域也不断发展。目前全县现有体育场地558个,总面积56万平方米,公共体育场馆全部对外开放,有条件的学校运动场免费向社会开放,开放率达76.9%。另外,全县现有体育社会组织22个,各级社会体育指导员514名;经常参加体育锻炼人数达7万余人,占常住人口的35%以上。游泳名将钱红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一鸣惊人,夺得女子100米蝶泳冠军。退役后她一直致力于青少年游泳的普及和推广,也跟随冠军基金多次来到基层。在她看来,目前中国基层体育快速发展,但更多青少年还是停留在兴趣层面。“我们的到来可以更好地传递体育精神,告诉孩子们怎么坚持拿下冠军,在专业上给他们更深入的帮助,让他们练得更规范一些,这样能更好地发掘后备人才。”钱红说。世界冠军向当地民众捐赠体育运动设施。 邢翀 摄不过遗憾的是,县体育中心还没有建设游泳馆。“体育运动最先要解决场地问题,这是硬条件,但游泳馆投入比篮球馆等相对较高,基层建设游泳馆的也相对较少,如果能在场地的基础上引入专业教练员,我相信小朋友的游泳会学得更好。”钱红说。2020年中国将实现全面脱贫。唐九红说,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冠军基金将持续关注基层地区尤其是农村地区。“在实现小康后,老百姓在精神上的需求会更多,我们将开展更多系列活动,让体育精神进校园、进大学、进基层,讲述冠军在人生各个阶段的拼搏精神,把快乐体育传递给大家。”(完)

法国高考出现严重不公?17名学生提起诉讼要求重考法国高考出现严重不公?17名学生提起诉讼要求重考

法国高考出现严重不公?17名学生提起诉讼要求重考
中新网8月13日电 据《欧洲时报》报道,2019年法国高考风波不断。此前,阅卷老师罢工,教育部长采取紧急措施,如今17名学生认为自己在此次高考中受到“不公平对待”,提起诉讼。资料图:当地时间6月18日,法国高中毕业会考开考,学生们参加第一科——4小时的哲学考试。资料图:当地时间6月18日,法国高中毕业会考开考,学生们参加第一科——4小时的哲学考试。  据悉,2019年法国共计75万学生参加高考,其中9万人不及格。法国最高行政法院统计,全法44所行政法院共计收到17人起诉。他们认为,此次高考采取两种积分制度,导致他们遭遇不公平对待。他们希望能够重考。  2019年法国高考,17.5万阅卷老师中2000人参加罢工。他们拒绝输入成绩,抗议教育改革。教育部长布朗盖将平时成绩代替缺失的试卷分数。该措施涉及3万份考卷。  高考成绩7月5日揭榜后,不少学生拿到临时成绩。7月8日,罢工老师将扣押试卷上交,第二天上午,考生获得最终版成绩。  当时专家便表示,落榜学生尤其认为此次高考对学生区别对待,可能会觉得不公平。比如两个学生平时成绩都是16分,但高考成绩是5分,如果一人试卷被罢工老师扣留,那他的最后成绩为16分,而另一个未受罢工影响的学生成绩则是5分,未通过高考。  据报道,一名律师的当事人就属于这种情况。律师解释说,如果他的当事人和其他同学一样,可以用平时成绩代替高考成绩,也将可以获得重考资格,但就是因为存在两种评分制度,导致目前情况不同。

印度一对七旬老夫妻用拖鞋凳子暴打持刀劫匪印度一对七旬老夫妻用拖鞋凳子暴打持刀劫匪

印度一对七旬老夫妻用拖鞋凳子暴打持刀劫匪
  近日,印度泰达米尔邦的两名歹徒闯入一对老夫妻的家中,不料却被老两口合力暴打,令不少网友“肃然起敬”。  丈夫Shanmugavel现年72岁,事发时他被一名持弯刀的蒙面劫匪勒住脖子,妻子Senthaamarai听见动静冲了出来,情急之下她朝劫匪身上扔了拖鞋。丈夫随即摆脱劫匪控制,举起椅子加入战斗。夫妻俩齐心协力,拿起东西就砸,垃圾桶、凳子都成了他们的武器。最终,两名持刀的劫匪被赶走了。在这场打斗中,妻子的胳膊被砍伤。  由于在过去三年中被抢劫了两次,丈夫给农场和家中安装了14台监控设备,这场“史诗般”的打斗就被拍了下来,不少人都在夸他们的勇敢。目前,警方已经根据老夫妻家里的监控录像展开了调查。

令人疯狂的一夜,149秒交出个人欧战首球的成绩令人疯狂的一夜,149秒交出个人欧战首球的成绩

令人疯狂的一夜,149秒交出个人欧战首球的成绩
北京时间8月16日03:00,欧联杯资格赛第三轮次回合,西班牙人主场,中国球员武磊开场149秒闪电破门打入个人欧战首球,刷新队史记录,武磊的这粒进球成为西班牙人队史最快欧战进球,这也是中国球员时隔2229天后再次欧战进球。此前,武磊一直不受新主帅重用,基本上以打替补为主。本轮欧联杯资格赛,也是武磊新赛季的第一次首发。开场仅仅149秒,西班牙人左路进攻,队友中路分到前场左侧,巴尔加斯起高球传中,禁区内武磊头球轻松破门。这也是武磊个人欧战第一球!武磊破门之后,现场DJ高喊:“WU!WU!WU!”现场的球迷十分配合,一起高喊:“LEI!LEI!LEI!”数万名西班牙人球迷,一起为中国球员呐喊助威。达德尔直塞,巴尔加斯左侧接应传中,武磊前点包抄头槌破门,西班牙人1-0卢塞恩!之后的比赛,武磊还有机会。第51分钟,巴尔加斯左侧禁区底线横敲,武磊包抄入网,随后裁判示意皮球先出底线进球无效。第53分钟,巴尔加斯直塞,武磊获得单刀机会进入禁区推射被门将封堵出底线,错失了一次绝佳的破门机会。即便如此,最终球队还是3-0取胜,坎普萨诺完成梅开二度。

短债基金“另类”火爆短债基金“另类”火爆

短债基金“另类”火爆
自今年二季度以来,A股市场走势震荡波动,受此影响,部分投资者开始将关注的重点放在低风险的投资品种上,而随着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下行,相比之下,作为“类货基”产品的短债基金年内业绩表现更好,也再度成为投资者青睐的对象。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期多家基金公司发行短债基金,年内新成立的产品数量更是已达86只(份额分开计算),已超此前历年总和。但在密集发行的同时,同质化问题逐渐凸显,新发基金的募集规模也出现明显下降。  基金公司忙“占坑”  年内成立数量已超历年总和  8月12日,申万菱信基金发布申万菱信安泰瑞利中短债债券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申万菱信安泰瑞利中短债”)基金份额发售公告。公告内容显示,申万菱信安泰瑞利中短债的募集期自8月19日起至8月30日止。  在认购方面,对募集期间单个投资人的累计认购金额不设上限限制,但对于单一投资者累计认购基金份额数达到或者超过基金总份额的50%,基金管理人可以采取比例确认等方式对该投资人的认购申请进行限制。  而除申万菱信安泰瑞利中短债外,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长江安盈中短债发布的份额发售公告表示,将在8月26日开启募集。8月以来,还有人保鑫享短债、汇安中短债等13只短债基金(份额分开计算,下同)先后开启募集。  事实上,今年以来,截至8月12日,已有86只短债基金成立。相比之下,自2006年首只短债基金——嘉实超短债成立以来,截至2018年末,共有85只短债基金成立。也就是说,年内新增短债基金数量已超此前历年总和。  对于当前密集发行短债基金的情况,长量基金资深研究员王骅表示,基金发行和申报还是存在时滞的,目前发行的产品可能是在此前上报,近期才获得批文。2018年短债表现亮眼,同时债市整体行情从去年一直延续到现在,加上宽松的货币环境导致货币基金收益率并不理想,短债基金后续还是能够获得一定的超额收益的。在基金公司布局方面,目前一般基金公司会在各个类型中都进行布局,短债基金作为风险收益特征比较清晰的产品,也会引发基金公司“占坑”。  年内平均净值上涨2.54%  跑赢同期货基收益  除基金公司在产品方面的布局需求外,有公募基金内部人士坦言,受二季度以来A股市场震荡调整影响,投资者对波动相对较小且流动性较好的短债基金也愈发青睐。据同花顺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收盘,上证综指报收2814.99点,较4月初的3090.76点,下跌8.92%,同期,深证成指和创业板指也分别下跌9.37%和9.07%。  相比之下,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二季度以来,截至8月9日,短债基金的平均净值增长率约为1.29%。若从年内整体业绩表现来看,数据可统计的85只短债基金的平均收益率约为2.54%,中银产业债一年定开债和中科沃土沃安中短利率债A的年内净值增长率更是超过5%,分别达到9.35%和7.69%,远高于同期货币基金最高2.04%的年内收益。  长城基金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邹德立认为,根据美林投资时钟理论判断,当前仍然属于债市的牛市期,比较适合做债券投资。但从控制风险的角度来看,邹德立认为,短债产品是目前比较好的一个选择,如果能将投资标的债券的剩余期限或发行期控制在一年左右,则既能有票息收入,也能有竞价波动的收入。而长期债券产品的收益不确定性相对大一些,虽然长期来看存在着波段操作的机会,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并不好把握;相反,短债收益的确定性会高一些。  王骅也表示,从短端曲线看,货币政策方面,暂时不存在大幅宽松货币的可能性,过去偏宽松货币政策需要适当修正,在修正的过程中,短端利率可能会有所抬升。但根据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货币政策也不存在收紧的必要性,在此情况下短端利率不会大幅波动。  而在资金面的波动性处于较低水平时,短债基金采取的短久期中高等评级加杠杆套息的策略仍能提供相对稳定回报。随着市场情绪修复,部分资质尚可的AA级短期债券的票息价值将会有所提升。后期短债基金走势可能并不会像去年那般强势,但大概率还能获得稳健收益。  平均发行规模同比下降  恐现首只清盘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短债基金发行数量增多、收益表现相对稳健的同时,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新发产品的首募规模则普遍较小,部分产品刚过2亿元的成立线。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8月12日,年内新成立的短债基金的累计发行规模达345.32亿元,平均首募规模为4.02亿元,低于2018年同期短债基金平均6.19亿元的首募规模。  就具体产品来看,截至8月12日,共有6只短债基金(份额合并计算)首募规模即超过50亿元,但从成立时间来看,6只产品均成立于2019年之前。今年以来,首募规模最大的短债基金为富国短债,成立规模约为41.1亿元。此外,中泰蓝月短债和财通资管鸿运中短债的首募规模也超过30亿元,而规模在2亿-3亿元区间的产品则多达10只。  年内部分首募规模较大的短债基金也在短期内迅速缩水。以上述规模超30亿元的产品为例,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富国短债规模约为10.49亿元,较成立时缩水74.48%。而同期,中泰蓝月短债和财通资管鸿运中短债的规模也较成立时分别减少70.82%和76.4%。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近期恐还会出现首只清盘的短债基金。8月7日,融通基金发布公告表示,旗下融通超短债可能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情形。据公告内容显示,截至8月5日日终,融通超短债已连续55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可能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终止基金合同情形。  北京一位市场分析人士指出,随着短债基金发行数量的增加,也将带来产品同质化问题的逐渐加重。